博鱼体育app官网下载

专题 听他们讲述中冠联赛自己的足球故事

7月16日至25日,2022年中冠联赛肇庆赛区比赛在肇庆新区体育中心举行。2022中冠联赛肇庆赛区G组、H组交叉淘汰赛,九江力之源两回合比赛以总比分1比0战胜上海幸运星队,福州恒星两回合以总比分5比0战胜广东蜀地红,九江力之源和福州恒星晋级中冠联赛全国16强。

严格来说,中冠是中国足协体系内的唯一的11人制男足成年联赛,如果将划归中足联的中超、中甲、中乙放在一起,中冠属于第四级别。虽然中冠只是半职业联赛,但每个赛区,都有独特的故事。

本次中冠,采取的是封闭式,记者在肇庆赛区发现,每天早上8点,幸运星的队员们都是第一个到餐厅吃早餐的。 幸运星的球衣颜色以蓝白为基础色调,很容易让人想起老上海队的那一抹蓝。

“这是幸运星成立的第一支成人球队,我们以上超联赛第三名的成绩获得了中冠的参赛资格,无论是从年龄构成还是参赛角度来说,我们都是新军。”幸运星主教练迟剑峰说。

多年来,幸运星一直以青训为主,2005年出生的孩子,如今已经17岁了,俱乐部以他们为班底,加上1995年出生的队员,打造了这支成年球队,他们希望以本次中冠为起点,逐步参加职业联赛。

“之前的队员,基本都输送给了申花、海港,2005年出生的队员,我们自己留下来了,希望把他们打造成一支职业队。 ”迟剑峰说: “现在的青训不像以前了,要给他们更多的平台,首先是完成正常的文化教育。 在职业队方面,在足球上有天赋的队员、很努力的队员,还是希望在足球上有所建树,我们希望尽快打造一支职业队。 ”

此前,幸运星曾送队员去日本和巴西留洋,这次在中冠为球队进球的李亿乐,之前曾去日本深造。 幸运星给了年轻人不同的平台,高度不同,根据自身能力,可以往不同的方向发展。

迟剑峰 告诉记者 ,幸运星多年来的青训,基于学校,从体育教育到竞技体育,以学校教育为基础,通过自己训练基地的条件,多维度发展,给孩子们多一条选择的路。

今年,上海的疫情对幸运星的日常训练产生了不小的影响,“在三个月的封闭时间里,我们的教练和队员大部分居家,教练通过视频和在线会议的形式,与队员进行交流,让他们保持一个基础的训练状态和对足球的认知。”迟剑峰说:“这三个月,对球员们还是有一些影响的,包括训练的质量、水平以及饮食方面的调整等。”

迟剑峰在大连踢过球,如今已在幸运星工作了7年,这批队员12岁的时候,是他带的,此后有两年时间,迟剑峰带其他的队伍,这次,他又重练组。

“对俱乐部来说,更多的是锻炼这批孩子,让1995年的队员带着2005年出生的这批队员踢。”迟剑峰说:“对教练来说,既然参加中冠,当然想在比赛中有所建树,拿到好成绩,这涉及到冲乙的资格,虽然我们是新军,也很年轻,但要有拼搏精神。”

从2006年到2022年,16年时间里,幸运星培养出了不少好苗子,有一些进了国青国少,海港的很多梯队队员,都来自幸运星。

值得一提的是,幸运星的创始人曾叱咤上海足坛,帮助中国队打进了2002年世界杯。在上海,他们希望延续老上海足球的味道。

“从幸运星的踢球方式上,可以看到老上海足球的风格和特点。我们是脚踏实地做青训,不是纸上谈兵,也不是在办公室里坐着,而是到球场上花了很多时间去教一些孩子,包括教练员的培训,都是从自己开始的。”迟剑峰说:“俱乐部创始人希望把以前好的东西传承下来,不仅要传下来,更要传下去,很多以前幸运星培养出的队员,希望回到幸运星做教练,也是对幸运星足球创始人的敬佩。我觉得将来反哺的教练会越来越多,他们都愿意回到幸运星,因为有这份感情在,这是幸运星的一种文化传承。我们继承了幸运星的打法和理念,这个理念来自于幸运星的创始人,来自于上海足球的那一抹蓝。”

迟剑峰透露,现在他们教孩子踢球,要有上海足球的风格和特点,“幸运星的球衣是蓝白色的,体现了上海足球的一些特点。未来,我们希望为上海足球和中国足球多培养一些优秀队员,为中国足球做一份贡献。”

7月18日晚,2021年广东省足球联赛冠军球队广东蜀地红迎战泉州青工,蜀地红投资人汤均鹏和主教练伍文兵一起坐在替补席上,目不转睛地看着比赛,最终,有东道主身份的他们3比1战胜了对手。

蜀地红球员兼总经理黄子龙表示,投资人很喜欢足球,而且,从小就喜欢踢球,有机会的话,球队想冲击中乙。

这支来自广州市花都区的球队,去年夺得了广东省足球联赛冠军,前些年,珠海琴澳、东莞莞联都是蜀地红的老对手,如今,对手们都升上了中乙,蜀地红也想到一个更高的平台。

“我们联系的队员,以广州球员为主,算是南派打法,希望未来有机会振兴南派足球。”黄子龙说。

蜀地红今年邀请了广东足球名宿伍文兵担任主教练,“球队的打法是走地面,走两边。”伍文兵说,至于冲乙,“在出现机会的时候,我们一定要抓住。”

蜀地红这次备战中冠,时间不算长,所以,还需要适应,“中冠的节奏还是很快的,任何竞技比赛,打到一定水平,没有体能做保证,技术都很难支撑。”伍文兵说。

伍文兵治军非常严格,他要求队员平时必须休息好,“我们的目标肯定是向前的,中冠赛场有很多踢过中乙和中甲的球员,竞争非常激烈,平时,我对队员们是有要求的,但到了赛场上,还要看队员们的执行力。”

近两年,蜀地红引进了一些广州的优秀队员,包括曾在广州城预备队踢过球的年轻队员,球队未来如果能冲上中乙,将吸引更多的优秀球员加入。

本赛季中超有广州队、广州城、深圳和梅州客家4支广东球队,但均未以广东冠名,蜀地红是唯一冠以“广东”的球队,“我们希望冲一下中乙,想要往上走的话,首先要保持俱乐部的可持续性发展。”黄子龙说:“我们的计划是立足花都,为广州足球、广东足球做出应有的贡献。”

作为球队队员兼总经理,出生在花都区的黄子龙,也在家乡推动足球青训工作,他的思路是争取为球队在未来的梯队建设上做无缝连接。

“现在我们主要是走进校园足球,从校园足球到青训再到专业球队,一步步向前发展。”黄子龙说,“我们的老板有这样的足球情怀,希望将球队推到更高的平台,以振兴南派足球为己任。”

在16日首轮九江力之源与上海华正的比赛中,力之源首发名单上出现了一名1965年出生的队员,他就是57岁的投资人黄瑞炉,他也成为本赛季中冠出场的年龄最大的队员。“一开始我还担心外人说我这么大岁数了,还要上场,有一定的压力,但我们的教练任鑫对我说,既然报名了,就参加一下吧。”黄瑞炉说。

黄瑞炉是江西九江力源整流器的董事长,也是力之源俱乐部投资人,除了俱乐部,他还举办了很多比赛。

任鑫十多年前曾在中超的深足效力过,经历了当时的保级战。多年后,他回到家乡江西,协助黄瑞炉参与一些足球事务。这次力之源打中冠,任鑫担任执行主教练。

“我内心是很想代表球队上场的,因为我很喜欢足球,看到足球,看到绿油油的场地,我确实很想上去踢一下,哪怕水平不行,也想上去踢一下。”黄瑞炉说:“中冠是半职业的比赛,而且,这是全国级别的,对抗程度高,关注度也高,我想到中冠赛场体验一下。但我当时内心也是矛盾的,毕竟,中冠水平比较高,任鑫跟我说,让我上一下,随后我咬牙决定踢一下。”

虽然黄瑞炉57岁了,在场上,他跟着对方后卫,造成对手不敢轻易将球传到该后卫脚下。

黄瑞炉是农村出来的,直到1984年考上江西工业大学(南昌大学)后,他才见到足球并产生了兴趣。

“大学刚接触足球的时候,自己找了一个足球对着墙踢,大脚趾踢得血淋淋的,过几天好了之后又去踢,然后又是血淋淋的,因为踢球,两个脚的大脚趾全都变成灰指甲了。”黄瑞炉说。

大学毕业后,黄瑞炉依旧喜欢足球,后来,他到番禺市桥工作,发现单位旁边有一块空地,他就在此踢球,一周两次。

后来,黄瑞炉自己创业,无论是在九江还是东莞,他都会在公司旁边建一个球场,闲暇的时候踢场球,是他工作之余最快乐的事。

因为喜欢足球,黄瑞炉牵头办了很多比赛,九江、深圳、南昌三个城市,都有他办的足球赛,“我希望为喜欢足球的人提供一个好的平台,让大家有机会参加足球比赛。”

黄瑞炉办的比赛,是不用报名费的,很多都是他自掏腰包,此外,他还立了很多“规矩”。

“业余比赛存在一个问题,就是裁判,我们专门设立了一个机制,除了给裁判工作费外,还要给裁判打分,我们会根据评分为裁判发放奖金。每次比赛,我都会拿出几万奖金。我还特别强调,我自己的球队参加的比赛,在五五开的时候,裁判不要吹对方犯规,要吹我们犯规。不能因为是我们主办的比赛就偏向我们,谁偏我就会找谁麻烦,业余比赛一定要公平公正公开,靠水平靠球技赢球。我办业余足球比赛,宗旨就是大家参与、大家决定、大家享受。”黄瑞炉说。

黄瑞炉现在是九江市足协副主席,同时还是九江市柴桑区足协主席、南昌大学大湾区足协主席、深圳九江商会足协主席。

2021年是黄瑞炉母校南昌大学校庆100周年,他策划了一个百年校庆足球赛,个人赞助了150万给校友会。

“足球比赛有戏剧性、刺激性,更有偶然性,而且对团队精神有帮助,足球的魅力深深地吸引了我。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就是想为足球做点事,无论是支持力之源足球队还是在九江和深圳举办比赛,就是为了喜欢足球的人提供一个平台,玩得开心。虽然自己能力有限,但会全力支持。”黄瑞炉表示,他们公司计划2024年上市,今年打中冠只是试水,明年会再尝试一下,公司上市成功后,计划冲中乙。

“再大的海也是由一滴滴水组成的,再大的山也是由一粒粒沙组成的,我们想做这一滴水或者一粒沙,我喜欢足球,希望为足球做贡献,我想,这对社会是有益的。”黄瑞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