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鱼体育app官网下载

安倍访美“”计划铩羽而归中美日关系将更趋微妙

北京时间2月11日凌晨1时,美国华盛顿,佩戴着金色领带、手捧着金色礼盒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走进了贴着金色壁纸、摆放着金色座椅的白宫。在这里,安倍晋三即将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举行此次访美的第一次首脑会谈。

会谈从安倍晋三送上亲自挑选的带有日本特色的礼物开始,持续了约50分钟。双方就日美同盟问题、经济问题和中国问题等进行了讨论和磋商。会谈的主要内容在随后召开的记者会上进行了公开。

亚洲通讯社社长、“日本新闻网”及《中国经济新闻》总裁徐静波对澎湃新闻()表示,在特朗普领导之下的美国,未来可能会一方面强化与中国经济的合作,另一方面与日本强化安全保障合作。也就是说,特朗普会把经济的重心放在中国,而把安保合作的重心放在日本。中、日、美三国之间的关系将会变得更加微妙。

在首脑会谈结束后的联合记者会上,特朗普强调了强化日美同盟关系的重要性。特朗普称日美两国是“重要的同盟国”,日美同盟是亚太地区和平与稳定的基础。

新华社2月11日报道称,两国领导人在会谈后发表的联合声明中表示,美国致力于使用包括常规武器和核武器在内的全部军事实力保卫日本,这一承诺“不可动摇”。

徐静波对澎湃新闻表示,安倍此次访美的主要目的,就是想强化日美同盟关系,使得日美同盟关系上升到新的高度。

“这种新高度就是将日美同盟关系由‘父子兵’变成‘兄弟连’。安倍希望借特朗普上台,使日本在日美同盟体系里,实行新的分工,分担新的责任,确立新的目标。”徐静波表示。

对于安倍能在安保领域内取得预期成果的原因,徐静波认为,在特朗普看来,日本如果能够在亚太安全保障体系内多出钱多出力,在武器装备上多购买美国武器,实行日美两国武器的统一化,美国在亚太安全保障方面的压力也会减轻,特朗普乐见其成。

此前2月3日,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访问了日本,并且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内阁官访长菅义伟、外相岸田雄文、防卫大臣稻田朋美四名日本内阁最重要成员都进行了会面,双方敲定了两国在安全保障领域内新的内容和方向。

特朗普在防务问题上的上述表态,符合了日本的预期。然而,令日本颇为失望的是,尽管在记者会上,特朗普提及了与日本共同维护“航行自由”,但并未公开表态“日美安保条约第五条适用于中国的防御”。

此前,据共同社2月10日报道,美国政府高官9日向媒体表示,关于属于《日美安保条约》第5条的适用范围这一美国历届政府的方针,“特朗普政府也秉持同样的政策”。共同社在报道中预计美日首脑会谈将确认一贯立场并明确适用于,对主张拥有主权的中国加以制衡。

值得注意的是,据日本新闻网2月11日报道,特朗普在回答日本产经新闻记者有关美军如何强化亚洲安保问题与中国海洋发展战略问题的提问时,并没有正面回答问题,而是介绍了自己与中国国家主席习电话会谈的内容,认为长时间的会谈十分有益、友好与温暖,中美关系将会取得成果,强调了建设中美合作关系的重要性,并强调指出,“中美合作也有利于日本”。

徐静波认为,特朗普在与习主席会谈之后,他很清楚地知道,不能在主权问题上给予安倍承诺,也就是说,特朗普不会公开承认中国主权“属于”日本,即只会对美国在问题上的表述模糊化。

此前,据央视新闻报道,继美国当地时间8日特朗普致信中国国家主席习后,2月10日,国家主席习同美国总统特朗普通电话。期间,习对特朗普表示愿意努力拓展中美合作、发展惠及中美两国和国际社会的建设性双边关系表示高度赞赏。特朗普则表示,很高兴同习主席通话,美中保持高层沟通十分重要。美中作为合作伙伴,可以通过共同努力,推动我们双边关系达到历史新高度。美方致力于加强两国在经贸、投资等领域和国际事务中的互利合作。

《》2月10日报道称,安倍准备充分的访美之行,因为前一天中国国家主席习与特朗普致电而略显尴尬,尤其是在之前特朗普屡屡挑战“一个中国”政策的情况下,中美领导人却在日本首相访美的前一天强调发展中美关系。

徐静波认为,从外交策略上看,中美两国领导人选择在美日首脑会谈之前通电话,或许并不是巧合。由于中国对于此次日美首脑会谈的关注主要集中在日美同盟关系走向问题上,而不是经济方面,中国选择在这样的时机下给特朗普打预防针,不仅十分必要的,也是中国政府做出的外交努力。

据法广网2月11日报道,美日两国首脑通过会谈,一致同意要发挥两国的指导作用,在“自由与规则”的基础上,建立公正的亚太市场。

与此同时,双方就建立以日本麻生太郎副总理、美国彭斯副总统为首的经济协议框架达成了一致。此外,两国联合声明还表示,鉴于美国已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两国领导人强调两国应深化双边贸易和投资关系,将在双边框架下进行磋商,以“探索实现这些目标的最优途径”。

其中,安倍认为,日美两国需要联合起来,制定出亚太经济的“游戏规则”,共同创造两国和世界新的未来,并拉开日美新创造时代。安倍承认两国首脑会谈中在经济领域还有不同的意见,期望通过麻生副总理与彭斯副总统的对话机制,来寻求问题的解决。

据《》2月10日报道,在谈到经贸问题时,安倍强调了日本企业对于美国经济的贡献。安倍表示,在2016年,日本企业投资美国1500亿美元,创造了众多的雇佣机会。同时,安倍向特朗普表示,他希望美国在建设高速铁路时,能够采用日本的新干线和磁悬浮技术。

“如果采用日本磁悬浮技术的话,从华盛顿DC到纽约的特朗普大厦只需要1个小时的时间。” 安倍特别强调道。

特朗普表示,希望建立公平与自由的贸易,使两国都得到利益,但对于安倍强调的日本企业对于美国经济的贡献,他没有做出直接的回应。

徐静波表示,目前,特朗普因颁布“禁穆令”成为国际舞台的孤家寡人。在这样的情况下,有安倍对其献殷勤又愿意出钱出力,是是非常令特朗普开心的事。而在其中,也不包含一些鸿门宴的成分,因为美日双方在经贸方面,不可能马上达成很多一致意见。

共同社2月10也曾报道,如何应对特朗普提出的汽车贸易不平衡和日元贬值美元升值的问题,对日本而言是个难题。安倍晋三打算强调日本汽车厂家对美国经济的贡献,并解释日本央行的货币宽松政策目的在于摆脱通缩,但特朗普作出妥协的希望不大。日本试图构建“双赢关系”的努力或是一场持久战。

“安倍强调了日本企业对于美国经济的贡献,特朗普没有作出直接的回应,显示两人在经贸问题上意见依然相异。”徐静波认为,特朗普也肯定会对日本提出更多的要求,包括在美国增加更多的投资、减少美日贸易逆差等,而这也是日本国内比较担心的事情。

此前,特朗普曾批评日本的汇率政策,对美日贸易逆差表示担忧。他还以从日本撤军来威胁日方承担更多驻日美军军费。上月23日,特朗普签署行政命令,正式宣布美国退出与包括日本在内11国签署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

据共同社2月11日报道,美国当地时间9日下午,安倍已乘政府专机抵达美国华盛顿郊外的安德鲁斯空军基地,下榻华盛顿市内的宾馆“华盛顿威拉德洲际酒店”。

《》报道称,安倍在当地时间9日晚上在特朗普的别墅内与特朗普的家人共进晚餐,并在当地时间10日与特朗普一同打高尔夫。届时,安倍与特朗普将就两国经贸问题进行进一步的磋商。

尽管飞往美国之前,执政的自民党部分人士已经提醒安倍“距离产生美”,但安倍却将此次会面视为美日领导人增进私人友谊的极佳机会。因为他安倍急切地希望着,自己可以像60年前的外祖父一样,通过与美国首脑打上一杆高尔夫,让美日关系再次提升到新的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