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鱼体育

关于奶奶总有太多的话想说

奶奶剥着瓜子,哼着小曲,一把瓜子塞我嘴里,我说不出话来,她转过头“小兔崽子别问那么多。”

我偷偷白了一眼,起身走到河边,到泥巴地里抠出一块石头,往水中砸去,不大不小的石头却能溅起大水花。我盯着手上的泥巴和指甲缝里的泥垢,所以说我无论干什么都会牵扯到自己是吗?

就像家中乒乒乓乓的敲打声一样,它让我竖起寒毛,但我马上又不慌不忙地拿起自己的需要品向奶奶投靠。

这种事似乎已经很常见了,我也找到了藏身之处,奶奶开门见山我,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神情,不同的是她那一条条的小皱纹都挤在了一块儿。

“真是的,进屋进屋,我准备了饭菜,就等你这个小鬼头了。”我打满鸡血开心的饱餐一顿。

我让奶奶辅导我作业,今天要完成的是在田字本上写自己的名字,然后家长签字。奶奶耗着性子一笔一笔教我,却在家长签字区陷入了沉思。我对她笑了“你该不会是老糊涂了,自己叫什么都不知道了吧?”

她扬了扬眉毛:“臭小鬼你说啥呢?”拿起拖鞋就往我身上来一下子。“等下给你烧鸡你吃不吃?”

砰!又是那么大力的关门声,太讨厌了。我迷迷糊糊从床上坐起,屋里又回归安静,仿佛刚刚没什么事发生。我不敢吱声,小心打开房门,看见奶奶穿着红色的棉袄在地上摸着什么。

她没回应我,她耳朵明明可灵了,我偷吃零食她都能听见。奶奶艰难地从地上站起来,嘴里嘀咕着:“你们吵你们的,闹到我这个老太婆没什么关系,就是可怜孩子…”

我不明白奶奶这句话好像话里有话,没等我细想,她便要起身来我房间,我以这辈子最快的速度跑到床上用被子盖着自己。

“臭小鬼睡着了没有?”我知道她在试我,没说话。“哎呀,你爸妈刚刚来过了,说想看看你,被我拒绝了,说你已经睡了,不要怪奶奶啊。”

“你妈最近心情不好,你爸他又太忙了,回家可能又要晚点了,又得照顾你这个小鬼头。”

“早上还冤我不给签字,我老太婆晚上打夜灯终于把自己名字写出来了,看你还有什么可说。”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我破天荒的起得比奶奶还早。我蹑手蹑脚地走进她的房间,看着她平日吃饭的桌子上铺满大大小小的纸,没张纸上都写有她自个的名字,甚至把那罐墨水都用完了。字典也被她翻烂了,我实在憋不住了,跑到奶奶床边哭了起来。

奶奶听到我哭瞎了一跳,一睁眼就看到满脸泪水外加一个鼻涕泡的我。“你居然背着我学会用字典了!”我嘟囔着。“哟哟哟,好,那我以后教你总行了吧。”

从那以后啊,思乡对我来说是一种病,她在里面不说话,我在外面一直说个不停。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